回憶母親

2019年04月09日 15:14 10782次瀏覽 來源:   分類: 文學雜談   作者:

導讀:   又是一年清明時節,家鄉滿山郁郁蔥蔥的青松,鮮紅如血的杜鵑花,向人們昭示著歲月的年輪。母親病逝已經20年了,母親的音容笑貌時刻依然呈現在我的眼前。不知道多少個夜晚夢見到母親,醒來時我總是淚眼依稀,思念悠長。今年清明如期來到母親墳前,告慰母親兒子從未走遠,依舊在身旁。

又是一年清明時節,家鄉滿山郁郁蔥蔥的青松,鮮紅如血的杜鵑花,向人們昭示著歲月的年輪。母親病逝已經20年了,母親的音容笑貌時刻依然呈現在我的眼前。不知道多少個夜晚夢見到母親,醒來時我總是淚眼依稀,思念悠長。今年清明如期來到母親墳前,告慰母親兒子從未走遠,依舊在身旁。

母親是一位地地道道的農村婦女,她用善良的一生贏得了鄉親們的尊重,都稱母親為大姐;母親用辛勞的一生支撐起一個溫暖的家。

那個年代,豫南的農村家家都不是很富裕,我家也不例外,可以說一貧如洗,沒有什么像樣的家私,一家人能夠吃飽飯已經是最大的奢望了。家里姊妹多,父親又被打成右派回鄉,經濟十分拮據,生活也很困難。每年米面主糧只能夠吃到春節前后,余下的日子主要靠吃紅薯、南瓜等雜糧度過,只有等待來年稻谷接上才能稍稍有點改善。一天早晨,母親外出種地回來,路過村頭田埂時,看到一個10多歲的小孩倒在田埂邊,母親趕緊把小孩扶起,背到家中,喂了稀飯后,小孩漸漸蘇醒。了解后才知道這個小孩姓詹,家住周邊縣農村,父母雙亡,自己討飯幾年,已經幾天沒有吃飯餓暈在這的。本來家里也是十分困難,母親告訴小孩,你不用再去討飯了,就住在我們家,有我們吃的就有你吃的。這樣一來,本來困難的生活,就更加艱難了,善良的母親還是收留了他。每年無論多么經濟拮據,自己的孩子不買新衣,母親也要一針一線的手縫給他做新衣,添新鞋。一直養大成人,并且送去部隊當了兵、后來成了家。直到今天,這位已經70多歲的大哥說起母親,總是滿心感懷,淚流漣漣。他告訴我,沒有母親的收留撫育,早就餓死了,哪還有我現在幸福的一家人。

母親是辛勞的一生。在我記憶里,母親每天都是天蒙蒙亮就起來了忙,天黑了,把每個孩子洗洗后才最后休息。母親一天喂豬、做飯、洗衣服、下地干農活,一天忙到黑,一年忙到底,沒有休息過一天。小時候家里困難,衣服都是大孩子穿了小孩子接著穿,雖然衣服破舊,但是母親一有空閑時間就忙著給孩子衣服縫縫補補,讓我們姊妹穿的干干凈凈、整整齊齊。每年的春節姊妹都能夠穿上母親給我們做的新布鞋,這也是姊妹最高興的事。記得母親大病了一次,肺部發炎,高燒不退,一大早鄉親們把母親抬到鄉衛生院治療。母親醒來看見我站在旁邊,第一句話問我怎么沒有去上學,讓我趕緊上學去。待到下午放學,我飛奔到醫院,醫生告訴我母親的病是嚴重的,但是母親硬是堅持要回去,說家里離不開她。回到家看到母親拄著一根木棍帶著病在忙活,我問母親為什么回來了?母親說,不要緊的,過幾天就好了。母親轉身又忙碌去了,我無聲地站在那里,禁不住的流出了眼淚。

母親給我們的總是溫暖和幸福。母親因為長年累月的操勞,體弱清瘦,明顯的營養不良。在我出生后的第3天,母親到家門口的水塘洗衣服,頭一暈掉進了深深的水塘,路過的鄉親發現母親掉在水里,合力救起母親,幸虧發現的及時,母親才得救。我在姊妹里排行小,體弱多病,母親對我也多有偏愛。家里蒸飯時,很多時候都是下邊不是南瓜就是紅薯,上邊是薄薄的一層米飯,母親常把那薄薄一層米飯刮給我吃。開始我以為大家都吃的是一樣,后來才發現,我就提前第一個去盛飯,把米飯刮到一邊,就吃下邊的雜糧,母親看見我這么做,眼含淚水向我會心一笑。我稍大一點的時候,放牛、砍柴就成了每天的主要事了,無論多么累,我也咬牙堅持,單純的想盡可能為家里減輕負擔。有一次母親看見我一個小孩擔100多斤柴禾回來,心疼的對我說,你還小,不要拼蠻力,好好學習才是最大的事。

姊妹們相繼也長大了,家里的生活條件也慢慢的改善了很多,這時候的母親已經是滿頭白發、滿臉皺紋,身高也變的矮小了。記得我出國學習的前幾天趕回了老家,陪了母親幾天,和母親一起做飯、一起擇菜、一起聊天。聊了鄰家的幾兄弟,又聊了鄉村的新鮮事,還談起了我小時候的調皮,又說起姊妹們的成長故事。臨走時,給母親留下生活費用,告訴母親我要去很遠的地方,一時半會回不來,現在日子寬裕了,生活條件好了,不要太節儉,多注意身體,想吃什么就買什么。誰知道這次離開母親竟然是永別,就連母親病逝我都沒有在身邊。母親病逝時,我在國外那幾天總心神不寧,總感覺家里有什么事,因為有時差,到郵電局打電話時國內已是夜晚,母親聽見是我打的電話,她從另外一個房間翻身下床,來不及穿鞋,光著腳跑來聽電話,母親在電話里一直重復說一句話:“我很好,我很好,不要擔心”。回來后,我感覺母親的語氣反常,怎么一直反復說這一句話,幾天后再打電話回去時,才知道母親已經病逝了。后來得知母親患癌癥治療了一年多了,為了讓我在國外安心學習,母親不要姊妹們告訴我她的病情。這時母親的病已經無法治療,從醫院回家了,躺在床上滴水未進,母親在彌留中聽到是我打去的電話,不知從哪來的力氣,像沒事人一樣跑來接電話。這是我和母親最后一次說話,遺憾再也聽不到母親的聲音,再也見不到母親了,成了我心中永久的傷痛。回國后我來到在母親墳前,訴說著歸來兒子的悲切和憂傷。

又要離開家鄉,遠遠看去安葬在青山深處的母親,驅車行徑在家鄉的山路,那綿亙萬里的山峰,那蜿蜒曲折的小河,乘載著我心里無限的憂思和惆悵。雖然母親已經離開了,母親將永遠在我心中,感恩母親用其平凡的一生教會了我善良的去生活,勤奮的去工作。

母親在,故鄉在,家就在!

2019年4月5日清明

責任編輯:郭沛宇

如需了解更多信息,請登錄中國有色網:www.kjpajj.live了解更多信息。

中國有色網聲明:本網所有內容的版權均屬于作者或頁面內聲明的版權人。
凡注明文章來源為“中國有色金屬報”或 “中國有色網”的文章,均為中國有色網原創或者是合作機構授權同意發布的文章。
如需轉載,轉載方必須與中國有色網( 郵件:[email protected] 或 電話:010-63971479)聯系,簽署授權協議,取得轉載授權;
凡本網注明“來源:“XXX(非中國有色網或非中國有色金屬報)”的文章,均轉載自其它媒體,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,并不構成投資建議,僅供讀者參考。
若據本文章操作,所有后果讀者自負,中國有色網概不負任何責任。

幸运飞艇开奖视频app下载